|您好,欢迎访问
联系我们|加入收藏|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 > 学生天地 >

“打工”记

日期:2017-11-27 15:39|来源:未知
“打工”记
 
上八年级时,我的成绩一塌糊涂,期末考试竟落到了全班第39名。
寒假里,爸妈对我进行了“三堂会审”,希望我全身心投入到学习中去。但我仍我行我素,爸妈前脚出门,我就后脚窜出去玩了。无奈之下,老爸把我“遣送”到他的工地上去体验生活。
其实,在此之前,我已去过那里好几次,现在仍是旧模样。两台打桩机在“当当”地打着桩,高高的架子随着钻杆的转动,像喝醉了酒似的不断地晃动。两边的空气压缩机呼呼地喘着粗气。看着这些,我心想,这几天不用在爸妈的唠叨下“苟且偷生了”了,也不用趴在桌子上和那些乏味的字母、数字、符号打交道了,不禁心花怒放。
可是,没过一会儿,我就傻眼了,老爸叫我去做水泥工,我有些后悔,但又想,男子汉既然来了,就不后悔。
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,看起来容易,做起来挺难。沉甸甸的水泥包住肩上一扛,那种泰山压顶的滋味就甭提多难受了。气泵回气喷出的水泥粉末,呛得我涕泪齐流。打桩机是最新式的,打桩速度极快,每分钟要向下打3米,也就是说两个人每分钟要倒掉15袋水泥,我必须在4分钟内把一袋水泥划开,再用4秒钟把水泥倒进灰管里,才能不耽误打桩。寒冬腊月,风如刀割一般划在脸上。几个小时下来,手冻僵了,失去了知觉,连刀片也捏不住了。长时间的弯腰用力使我感到脊柱似乎要断裂了,发出“咔咔”的响声。天公也不作美,又下起了鹅毛大雪。不一会儿,我的头发、眉毛上就结了冰。我心里只想着时间能快点过去,好换班歇会儿。越是这样想,时间老人却好像睡着了一样,度时如年。
不知什么时候,工友拍拍我的肩膀说:“小伙子,该换班了。”我下意识地直起身向工棚走去。忽然,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在腰部发作,腰怎么也直不起来。就这样,我弯着腰向工棚蹒跚走去。
与其说这是工棚,还不如说就是塑料棚。在四角支几根竹竿,然后再盖一层塑料布,棚内外温度几乎一样,只不过把雪隔在了外面。我瘫卧在席子上,把被子紧紧地裹在身上,慢慢地才感到暖和一些。
突然,我感到一层冰冷的东西压在了身上,睁开眼一看,啊!工棚顶上的积雪把棚子压塌了!狂风夹着飞雪无情地抽打着我的身体,犹如恶魔一般。我浑身一搐,眼前一黑,便什么也不知道了……
睁开眼,我发现自己正躺在白色的病床上,身上插着几根管子。爸爸把一叠钱放在枕边,说:“这是你的工资18元”。我看着爸爸,他的眼里分明闪烁着什么……
开学那天,我又重新背起书包,信心十足地迈进了熟悉的校门。
 
 
 
 
 
作者:王振家

|中心校简介 |教学园地 |新闻中心 |联系我们